学校首页  网站首页  分院概况  师资队伍  专业学科  教学工作  科研工作  党建工作  学生工作  工作评估  下载专区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文苑心语>>正文
文苑心语

家?爸?

黔东南州第六届“飞龙雨杯”全国校园征文大赛获奖作品(三等奖)


作者:王官旭    文章来源:学生科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7日 09:34 

 

 

作        者:王官旭 澳门唯一授权娱乐首页汉语言文学专业2016级⑴班

指导老师:徐汉晖

 

2017年10月7日,国庆长假还没有结束,我毅然决然的踏上离开家的列车。带着满腹怨气和对回家的悔恨。然而,这次的任性撞上这个日子,无疑是对我莫大的惩罚,是精神上的无声谴责,是灵魂上的无形鞭打。

好像人都是这样的,有些已成定局的事,就不会去想原因,也不会去想去改变。我不知道我和父亲之间这种关系的形成是什么时候,更不曾去想过是什么原因,当然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决心要去改变。非要我追根究底的话,我自己也不知道。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的原因,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道出个所以然的,世人也只知萨拉热窝事件是其导火索,同时也清楚并不是这一件事就引发。如果不是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对于殖民霸权的争夺产生的矛盾。如果当时欧洲不存在英德、英俄、法德三个矛盾,如果不是积怨已久,那萨拉热窝街头那三枪又怎会引起一战爆发?同样我和父亲的关系不能归因于8岁那年的争吵,不能归因于11岁那年的冷战,当然,也不能归因于那一巴掌。这样的比喻确实夸张了。在亲情里怎么会有战争呢?但是也正因为是亲情,所以一旦擦枪走火才更难得调和。

我的家一直被我称为“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当然“那个叫做家的地方”还有一个我称之为“爸爸”的人。然而都只是一个称呼,就和“叔叔”“阿姨”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意义。我已经不记得我和父亲是否也有像其他父女一样的场景,和父亲大手拉小手,头倚在父亲宽大的肩上睡着,缠着父亲给他撒娇,我想从来没有吧!我和父亲的日常是这样的,他在屋里我在屋外,他在楼下我在楼上,话不投机半句多,大眼瞪小眼,在一起的时候除了沉默的时间都是在吵。

6岁那年,父亲生了一场重病。这场病是有多重呢?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才贴切,只是据知情人的说法,父亲能活过来是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然而负着奇迹的名义活过来的不过是父亲的躯壳,他没有了记忆,没有了劳动力,精神也不是很正常了。那时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只要他活过来比什么都好。但这场病带给他的是由内而外的面目全非。病前的父亲我已经记忆模糊,甚至可以说我的记忆是在父亲生病之后开始的。于是我脑海中父亲全部是病后的不堪形象,只是偶尔插入他在部队的照片时,我会想象父亲曾经应该是个英雄,身材高大的他穿上那身军装展现出的英姿飒爽,好像这世间无人能及,父亲在我心里应该是一个英雄的,可是事实上在我心里他没有理智,没有自制力,没有气节,甚没有尊严。对于父亲我真的失望透顶,一个男人最失败最无能的莫过于打妻子了吧!可以没有钱,可以没有才,可以没有权势,可是打自己的妻子,打一个赌上全部来拯救自己妻子,那得多无能多没用?我不知道别人为什么会如此眷恋家,属于我的家是冷冰冰的,是不说话的,若开口必然是吵架,所以啊那个地方只能叫做“家”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家”,没有温馨,没有和睦,更没有欢声笑语。而那个我一直叫做“爸爸”的人,我不知道我叫他爸爸他该承担的怎样的责任,但是我很确定我的称呼和他对我的行为不一致。我多希望他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叔叔,我们不亲也不熟。可是事实上我们是至亲,血浓于水,不过我们之间的距离还是遥不可及。我们一家三口,人本来就少,加上没有感情没有交流,冷冷清清,在这个家里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别人口中的家的温暖。 三年级那年我们一大家子在外婆家吃饭,父亲总是这样子,自己的口味奇怪又总是说别人做的不好,他每一次都要去评价别人的菜一番。让主人很尴尬,那天我终于受不了了顶他几句。他恼羞成怒把我骂了一通,骗我说老师告诉他我那次期末考试很差,于是他就用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事情把我狠狠批评了一个晚上,他说我怎么好意思问他们拿零花钱,他说我越长大越笨,他说我以后不要再叫他爸爸,他没有我这样的女儿。而我就因为自己考得差所以一句话也没有还回去。我也就如了他的愿好长一阵子没有叫他。出于家教吃饭之前要请父母先,但是为了不喊父亲,我可以不吃饭。我从小就很有骨气,也许吧,就像别人说的那样人越穷自尊心越强。绝不会向恶势力低头,即使是自己的父亲也不软弱。一个星期后拿到了成绩单,真相是我考了全班第一名。而作为父亲,他为了骂我不惜拿我最在乎的事情来伤害我。五年级的那个暑假,因为一些小误会,父亲赐了我一巴掌,狠狠的,重重的,冷冷的落在左肩,当时的感觉就是天塌下来了,我拖着左手落荒而逃。我拼命地逃离这个地狱,可是不可能,而那颗恨的种子从此根深蒂固,之后无论父亲如何忏悔,如何讨好,我都无动于衷。我变得不再羡慕别人的父女情感,不再渴望别人的温暖家庭,不再和父亲拿半分钱。当然,他的责骂,他的批评春风吹又生,而我的恨也在疯狂滋长。

后来上了初中,我竟然也会想家。不,也许那不是想家,想的不过是母亲。初一第一个星期回到家,我只开口喊了母亲,父亲失望透顶了吧,因为他去和伯妈说他的女儿可能要记恨他一辈子了。听到伯妈这样说的时候,我说不清是喜还是悲,但是我很清楚无论父亲怎么做,我对他的恨都不可能解除。我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用尽办法避免和他出现在同一空间。有一次他非要给我的班主任带一瓶花椒,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整天盘算的都是怎样巴结别人,而我这么一个要强的人,自尊心那么重的人怎么会与他苟同。然后他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我只是冷冰冰的和他说“不要试图把我变成你这样的人。”我知道说这些不过是让他更生气罢了,而我难道会怕吗?那天夜里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谢了一篇周记题目是《天使在夜里哭泣》,后来语文老师给我写了很多评语,班主任也找我谈了话。他们都说是我想太多了,父亲的举动不过是表达对老师的谢意,老师没有什么好巴结的,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是巴结那也是爱我的表现。那时的我早已油盐不进,那些安慰的话在我看来无比的苍白,同时那样的爱我也不需要。初二那年他身体突变,后遗症三天两头的发作,全身痉挛,看着很痛苦。医生说他头骨里还有淤血,动手术的话可能会痊愈,先不计其他费用,那一刀得先拿出十万。或许十万在那个时候已经算不了什么了,但是对于我们家来说真的不是小数目,那一场大病欠下的债母亲刚刚还清,父亲靠药养着,而我上学也是一笔大开销,母亲一个人挣钱,实在没有什么积蓄。母亲问我要不要给他动这个手术,这等于把父亲的生死权交个了我。我回答说“这个手术,就先不动了,如果他能等到我工作的时候,我一定带他去医院。”我为什么会这样说?为什么不给他做?我觉得母亲已经够累了,那场病母亲赌上了所有来救他,可是他的回报是什么?他们两个真的像极了“农夫与蛇”的寓言故事,所以我觉得母亲已经没有义务再去为这个不懂感恩的人付出什么了。虽然我恨他可是我身上流淌的是他的血液,所以那是我的责任,可是我说不给他动手术真的是这个原因吗?如果是那我为什么会觉得不安,如果不是为什么会因为心口绞痛而流泪?

时光匆匆,初中三年结束。我要到我们的县去读高中,离家很远,但是我从来不会因为距离而想念过父亲,每个学期刚开学父亲就打电话问我还有多久期末回家。但是对于我就连每个周末给他打电话都只是出于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而电话里也无非是“嗯、噢、好、知道”这类没有温度的语言罢了。我最害怕放长假,妈妈外出打工了,我成了一个不愿意回家的孩子。所以每逢假期我宁愿一个人留校也不会选择回家。高二那年的清明节他非要我回家,而我用了各种理由还是推不过,就只能很不情愿的回家,但是前提是他告诉我我们寨的车在镇上等我。可是我到了才发现父亲就是一个骗子,他叫傲气冲天的大哥来接我,这个大哥当了一个小学的校长就傲得上天,他一路上抱怨我回家。后来到家了在小妈家里吃饭,小妈最疼我,热情的招待我坐下然后二哥去给我盛饭。大哥用他那一校之长的口吻对我说“去盛饭啊,大学生”,吃饭期间他的话语间满含了对父亲的讽刺。我好后悔自己选择回家,明明知道会是这个样子,却还抱侥幸心理。真的是好父亲,把自己的女儿从远方骗来受尽屈辱。明明知道我不喜欢那个校长,明明知道那个校长看不起穷亲戚。高考结束了,考得不理想我有想过补习,可是我没有信心,而且母亲真的太辛苦了,我的任务是尽快上大学,尽快毕业,尽快找工作,尽快让母亲脱离苦海。我在填完志愿后就匆匆离开家乡去了义乌,我害怕这个涂满了我三年青春的城市,就为了这一场高考,我付出了很多,却换来了这样一个结果。录取通知出来后,我彻底崩溃,凯里学院不是我的目标,我整整哭了一夜,7月份的义乌那可以热死人的天气我哭到发冷。可是父亲很骄傲,在他心里面他的女儿是最棒的,一个凯里学院就够他到处炫耀了。入学前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又远在千里之外当时在上班不能赶回家去,就全都是父亲代劳,他有很多不懂的打电话问我,我就一直发脾气,但是他好像很理解我也不和我计较。他知道我不满意,知道我心情不好,就天天打电话安慰我,怕我想不开就一直开导我,尽管我一开口就是心烦的叹气,尽管我不会说一句好话。可是他的安慰和开导不会停止。母亲说我越长大心越硬了,她说我变了,每个人都会有情绪,但是不应该用自己的情绪去伤害爱自己的人。我想了很久很久,决定克制一下自己的脾气,换一下和父亲的相处方式。说服自己关于以前那些往事,就当做是爱我的表现。经过努力我好像没有那么恨了,但是一定要保持距离,不然战火会随时点燃。

这个假期我去和发小玩儿,自从高中后我们好久好久没有好好在一起谈心了,我们几个在一张床上聊了很多,她们告诉我每次我要回家时,父亲恨不得宣告全世界,逢人就“报喜”。知道我害怕孤独,所以每次都提前叫别人来陪我吃饭陪我睡。和别人谈起我他都是笑容满面,……好多好多。我也想起了好多好多,他确实不能像别人的父亲那样给别人买好多布娃娃,不能带我到处玩。但是我想要的,他都在尽满足。我喜欢打球,我不说他也会给我买,我的生日他会小心翼翼的记在他的笔记上,虽然不会有多么华丽的礼物,但是他总是会准备一些字条,总是会寄予一些希望,总是送上满满的祝福。关于他那腐败的品行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我吗?他都这样了,除了一心为我,还图什么呢?而我呢!父亲的生日是8月18,母亲的生日是8月13,两人只差5天,我却永远只记住母亲的。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记得我何曾用作为女儿的态度对待过父亲,何曾从心里把他当做父亲一样的敬过。或许从来没有吧!恨已经占据了全部。他生气我就更生气,他唠叨我就离开现场,他说一句重话我就牢牢记住,就算是他放下姿态求和,我依然高高在上。作为女儿我不知道我到底给了他多少无助感,到底在他心口捅了多少刀?但是我很清楚,我时时刻刻提醒他和其他父亲不一样,时时刻刻提醒他连家都养不起,时时刻刻提醒他的女儿都不愿意与他同在,时时刻刻提醒他连女儿的尊重都得不到。将军的晚年是可悲的,年轻时在疆场上雷厉风行,叱咤风云。后来成了一个事事听从别人的糟老头子。父亲又何尝不是一样的,他在部队里的时候,也许没有那般威风,但是死里逃生后的他失去了所有。唯一的一个女儿也处处和他过不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有些事情我懂,只是还做不到完全释怀。我在努力的克制自己的脾气,在努力的改善我们的关系。就算不想回家害怕他失望也硬着头皮回去。今天国庆节到和中秋节撞上了,所以有八天假期。我拖了再拖,在假期快结束时回了家。可是这次回家的情况一点儿也不乐观,到外婆家吃饭他又在评头论足,可是菜是邻居做的,让别人很尴尬,我就说了他几句。后来在家里吃饭,我只吃了一点儿。他又是一长篇的说我,而且越说口气越怪。“如果你叫我回来就是为了念我那你就念吧,念完我就走”话到嘴边我还是咽了回去换成眼泪出来。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我决定的事,不会改变,我当着他的面联系了来学校的车。小伙伴一直拦我她说“就不能再坚持一天吗”“不走我会怪自己的,我一定要走”回答她的口气是那般斩钉截铁,就像做了一件正义无比的事。

10月7日大早上车到了,父亲送我上车。没有好好的告别,也没有千叮咛万嘱咐。我头也不回的上车,在车上隔着车窗向外看,我真的觉得父亲老了,我们家基因里就少年白头,年近五十的父亲头发差不多已经全白。他左手抱着右手,略带佝偻的站在路边往我的大概位置看,虽然窗外看不到车内,但是他在确定大概位置。车开了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那天10月7日,不早不晚不近人情的对着农历的8月18号,我立刻回过头去看父亲,他那不再挺拔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天际。我胸口波涛汹涌的绞痛久久不能平息……

(审核:范国祖  编辑:杨胜方)

上一条:我欠你一个转身 下一条:日子

关闭

澳门唯一授权娱乐首页  地址:贵州省凯里经济开发区开元大道3号

电话:0855-8558028   邮编:556011 邮箱:8558028@163.com

Baidu
sogou